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女人

流浪的英雄 几句话故事(41_1

发布时间:2019-09-25 15:59:57

流浪的英雄 几句话故事(41

(41)

阿加雷斯与汉特正闲聊着。

“”

“”

我终于忍不住了,冲着沉默互相注视着的阿加雷斯与汉特大喊:“你们到底在干嘛?”

终于,他们两个站了起来,阿加雷斯点了点头,汉特则用两指敬了个礼。

“很好的谈话。”阿加雷斯说。

“是啊,下次再聊。”汉特也表示同意。

他们两个到意外的合得来?

毕竟,一个是不爱说话,一个是懒得说话。

(42)

“亡命徒!”老范试图和汉特搭话“你能告诉俺你是咋把枪玩得那么好的么?”

汉特无奈的叹了一口气——老范已经磨了他半天了,于是他只好如此说道:“只要你不在叫我的那个该死的外号,我就告诉你。”

“好嘞!”老范立刻变得兴高采烈“俺保证不叫了!”

汉特等了一会,最终抵不过老范那期待的表情,然后缓缓说:“练习。就是不停的练习,从眼睛到手感,一直练习,然后去进行真正的战斗。”

“就这些?”

“就这些。”汉特点了点头。

“不愧是亡命徒。”老范嘟囔着,然后迅速的溜掉了。

汉特咬牙切齿,却无可奈何。

“这这家伙。”

(43)

今天,我兴致满满的跑去了酒馆。

不是为了喝酒,更不是为了漂亮的酒馆女招待,而是为了一位吟游诗人——一位今天会吟唱流浪的英雄专场诗歌的吟游诗人。

而那个流浪的英雄就是本人我啦。

“一杯蜂蜜酒,谢谢。”我看都没有看那个女招待,而是找了一个挨近吟游诗人的位子坐了下来,仔细聆听那些关于我的诗歌。

“喂喂,你看那边那个”远处一个大胡子男人指着我招呼着同伴,我敏锐的的耳朵竖了起来,莫非是认出我这个名人了么!啊哈哈哈

大胡子说:“是流浪的英雄的跟踪狂吧露出那种诡异陶醉表情听歌啊,嚯啊,有点恶心。”

呃。

(44)

我用力的挠着里奇的肚皮,而里奇也高兴的打着滚撒娇,但突然,它一下子翻了起来,用眼睛定定的望着我。

“嘿,主人!我得告诉你一个秘密!”里奇说话了。

里奇说话了。

“啥你,我,诶?啊啊啊?!”

“主人,其实我们狗狗不是人类最好的朋友抱歉。”

“诶?诶?诶?”

“其实,我们被派到这个世界是有目的的”

“唔诶?!!!”

“那个目的就是侵”

“唔啊啊啊啊!!!”

我从噩梦中惊醒了过来呜呜,幸亏是噩梦。

(45)

“杨寒哥哥?”米娅拉了拉我的衣角,于是我回过头去,发现她正盯着我的衣服包裹看。

“你为什么要带这么多一样的衣服?”米娅说着,拿出了两件和我身上穿的那件一模一样的黑风衣来。

我挑了挑眉毛:“呃,这个当然是有原因的啦。”

“告诉我嘛?”

“咳咳,其实啊”我凑近了小米娅,轻声的说道“因为经常换不同的衣服的话就没特色了啊,为了能让人更好的记住,经常穿一种款式的衣服是秘诀哦!”

“诶”

(46)

“这个,是给我的吗?”灵体形态的蔓藤看着手里的纪念品帽子,呆呆的问我。

“啊,是啊,每个人都有一份哦~戴上吧,灵体的你也可以带的吧。”我开心的回答道,蔓藤却依然愣在原地,看着手里的帽子。

“怎么了?”我奇怪的问“不喜欢?啊啊,抱歉,只有这么一种款式”

“不。”蔓藤迅速的说道“不。我,太喜欢了。”

说完,蔓藤双手托着帽子,把它轻轻地戴在了头上,然后期待的看着我。

“嗯嗯。”我点了点头“好看极了!”

“谢谢谢谢。”

(47)

城镇,这对于在荒野中旅行了七天的我们可是一个想圣地一样的地方。

“啊哈!终于到了!”我高兴地看着眼前的小镇子“我要去大吃一顿!老范,汉特诶?”

在我回头看去的时候,同伴就剩米娅一人了。

“呃,其他人呢?”

米娅看了看四周,然后竖着手指头说:“唔——范伦铁恩跑着去旅馆了,汉特去了酒馆,拉邦爷爷和阿加雷斯一起去餐厅吃饭,里奇跑去那边的大树底下唔唔,那个了。”

“那那帮家伙!”我大叫着拉起米娅“拉邦阿加雷斯!肉什么的给我剩一点啊啊啊!!”

(48)

“真是好长时间不见了啊。”拉邦笑着看着对面的老头子——后者的白胡子长的几乎拖到脚下,和他自己的袍子一边齐了。

“是啊,自从一百年前的位面旅行热潮之后就没再见过了呢。”

呃。

“没错,话说,你最近还是在研究法术么?”

“嗯,老朽只差最后的元素排列就可以完成这个法术啦,一下子能毁灭一片大陆哦!”

呃。

怎么说呢,虽然听不懂,但是好像超级厉害的样子诶

我这么想着,一边灰溜溜的走了。

(49)

“啊哈!同花顺

流浪的英雄  几句话故事(41_1

!”

汉特露出了懒散的微笑,摊出了一堆清一色的扑克,而他的手可一点也不懒散,而是快速的把面前的筹码都收了起来。

“嘿,你运气不错嘛。”在一旁观战的我也非常高兴,汉特赢钱了,这意味着他今天晚上的请我们喝酒,哈~

“啧啧。”汉特却摆了摆手指“这是实力。”

“实力呃,那个输了的家伙是在哭吗?”

“啊,不怪他,听说他的老婆非常残暴没错,就是这个形容词。”

啊啊,我挑了挑眉毛,怪不得他会哭得这么伤心了。

(50)

再次来到了小镇,我几乎等不及要去好好地洗个澡了——因为我们可是刚刚穿过了一个热的要死的大沙漠啊。

“啊!”一旁却传来了惊叫“那是流浪的英雄!”

“是啊!流浪的英雄啊!天呐!!”

糟糕,我的第一反应便是如此。

“流浪的英雄!请给我签名!”

“我也要!我也要!”

于是我立刻就被‘热情’的村民们给围了起来。

十分钟过后

“还还有啊”签名签到手抽筋的我已经快要哭出来了。

龙岩治疗不孕不育医院
龙岩治疗妇科方法
龙岩治疗妇科费用
龙岩治疗妇科医院
龙岩治疗妇科医院哪家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