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明星

创投空间“向钱近”_0

发布时间:2019-12-02 16:53:29

2015年,中国平均每天新注册的公司达到1.16万家,平均每7秒诞生1家新公司。创业热情高涨,直接带动了为创业提供服务的生意经。

数据显示,国内联合办公空间多达2300个,与此同时,“90%的众创空间都会死掉”的观点也在冲击着这个新领域。

到底是包租公、二房东用“旧瓶装新酒”的方式在集体造概念?还是用一张桌子、一把椅子、一杯咖啡让梦想照进现实的时代已经来临?在无数创业者为了向前进还在苦苦挣扎时,众创空间“向钱近”的新思维也在慢慢打开。

大跃进后的转型

“少一些情怀,多一些产品”

7月24日,无界空间发布的联合办公行业蓝皮书显示,国内联合办公空间已多达2300个。根据科技部的数据,截至2015年,全国科技企业孵化器数量近3000家。而在2015年之前,孵化器数量总计还不到1600家。腾讯众创空间数据显示,全国创业投资机构超过1000余家,资本总量超过3500亿元。

“格子间”的形式也越来越丰富。孵化器、联合办公空间、众创空间等诸多名词彰显着这个行业的火爆与混乱。与不收租、只入股的投资型孵化器不同,联合办公的模式相反,即以租金为主要收入,不参与入驻企业的股份。而一些原本专注于为创业者提供服务的众创空间也明显感到了“桌子太多,创业者不够用”的压力,去“创业”化正在成为新趋势。就连以“总理咖啡”而闻名的3W咖啡馆也踏上了转型之路,准备进军联合办公。

KASO木棉创谷创始人闵杰认为,新型办公空间,应该是以办公空间为切入点,做企业服务和商务社群。创业时,闵杰曾尝试了微型企业孵化器和中小企业办公空间,闵杰最终决定,中小型企业才是市场的主流。“少一些情怀,多一些产品。” 闵杰表示。

众创空间太多了吗?

“应该从综合性服务转变成专业型服务,并将创业引领向实体经济”

国内的联合办公空间太多了吗?增长是否过快?在无界空间创始人万柳朔(Randy)看来,地产行业是一个分散型市场,不可能一家通吃,“譬如在地产行业有足够影响力的某巨头,它的市场份额仍不到1%”,Randy由此判断联合办公的机会很大。

科技部副部长李萌在回应关于“众创空间过多”的质疑时也表示,“从我国的人口、大学生数量角度来看,我国的众创空间并不算多”。但李萌强调,众创空间应该从现在的综合性服务转变成专业型服务,并将创业引领向实体经济发展。

然而,有关孵化器、众创空间关停、合并的消息却频繁出现。今年2月,深圳一家名为“地库”的孵化器倒闭,4月,深圳的另一家创业孵化器孔雀机构也难以为继。深圳地库的创始人杨炳龙介绍,地库创立4个月已烧了100多万元,而地库倒闭的主要原因是:入驻率太低,高峰时期入驻率不到一半;竞争压力太大,同质化问题严重;资源有限,无法帮助创客取得关键性发展。

在深圳创投圈看来,地库关门并不是一个偶然事件。市场上几千家孵化器做的业务大同小异,甚至创业者的增长还不及孵化器增长速度,于是孵化器争相免费。有些创业者将各家孵化器的免费场地当作最大的福利,今天在这个孵化器免费3个月,明天到另外一个孵化器又免费3个月。

盈利模式单一的尴尬

“这是行业洗牌的过程”

“上海的众创空间其实有40%至45%是空置的,有的创投空间的确已经倒下。”优办创始人兼CEO卢阳表示。梦想加创始人王晓鲁对北京晨报记者表示,众创空间是趁着红利起来的,但其实盈利模式很单一,基本上就是二房东。当上游创业者没那么多时,倒闭、合并就在所难免。“这是行业洗牌的过程。”王晓鲁表示。

在各类众创空间中,联合办公是一种新兴业态,但据Randy介绍,目前这一行业百分之七八十的公司处于亏损,主要原因是投资者盲目进入,对这一行业缺乏了解,很多盈利模式有问题,不是依靠租金而是靠服务生存,而后者从未被证明。加上入驻率得不到保证,最终导致公司运营困难。

即使是在国内成熟度高于联合办公空间的孵化器,也难以掩饰盈利模式单一的尴尬。孵化器的主要盈利来自于对创业团队投资回报而非空间租金,各地孵化器需要争先恐后地抓取创业者及创业项目。

一些众创空间已经开始谋划自我造血,一些更意想不到的美好角落也可以成为办公室。在无界空间朝阳大悦城店内,一家名为麦芽自由办公的创业团队吸引了北京晨报记者的注意。市面上已经存在的联合办公空间的公共区域、精品咖啡馆的角落和美术馆长廊都是潜在的办公地。“花费几十元钱的租金,就可以在联合办公空间内的沙发、角落或茶水间待上一小时。不仅能上网、歇脚、喝咖啡、打印文件,更重要的是,能在创业者扎堆的区域找到潜在的商机或合作。”

西安癫痫病的医院哪家好
洛阳哪家医院治癫痫病
遵义治疗癫痫病好的医院在哪
瑞安市妇幼保健院怎么样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