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明星

萌妻难驯 第二百零二章 急于脱身

发布时间:2019-09-25 17:30:03

萌妻难驯 第二百零二章 急于脱身

黑桃k是出了名的心狠手辣,一旦被那个人缠上,这辈子都不会有好日子过。[燃^文^书库][]()

司徒信不想让她在这个问题上越陷越深,十分严肃的説道,“漫漫,不能招惹那个人。他是个危险分子,关于他的事情你最好不过问。”

如果洛琳的出现只是为了促使她跟权慕天离婚,这未免太大材xiǎo用了。

蒋斯喻留着她这么久,绝对不会只让她这做一件事。

只有摸清洛琳真正的目的,才能掌握蒋斯喻和顾晋阳的动向。这样一来,她和荣爵洛的计划才能成功。

“据説,洛琳跟他一直有联系。所以,我很想知道他想利用这个女人做什么。”

司徒信懵了。

当年,洛琳在化装舞会上被黑桃k迷间。后来,她躲到北川生下了洛xiǎo天。从孩子的出生日期推断,他应该是黑桃k的儿子。

半个月前,陆雪漫提出收养洛xiǎo天的时候,他本打算阻止。

但是,有黑桃k的儿子做人质,即使他想利用陆雪漫引权慕天上钩,自己也有反客为主的筹码。

这些年,黑桃k过着江湖舔血的日子,儿子对他来説意义重大。

关键时刻,洛xiǎo天是一枚强有力的砝码。一旦他投鼠忌器,自己就有办法让陆雪漫脱险。

洛琳是母亲的人。

在赌船上,她接触外界的机会不多。蒋家对下人管制很严,她没有回与黑桃k取得联系。如果,她始终与黑桃k保持联络的话,也就意味着,母亲认识这个人。

或许,她不止认识他,他们还走得很近。

莫非他就是黑桃k?

不会这么容易被我猜到谜底吧?

男闺蜜目光空洞,一看就知道他在神游太虚。

陆雪漫被无情的忽视,让她极度不爽,伸手捏住他的鼻子,似笑非笑的问道,“xiǎo哥哥,你在想神马捏?”

“北川……”

她搞不清楚状况,完全不懂男闺蜜搞什么名堂,“什么北川?”

“洛琳为什么要去北川生孩子?地方那么多,哪儿没有农村,她为什么不远万里跑去哪里呢?”

拿过桌上的平板,司徒信调出了顾晋阳的资料。

他xiǎo时候被过继到北川的亲戚家,14岁赴美留学,一直在国外发展。这个人的履历里也有北川,加上他与母亲之间微妙的关系。

“原来真的是他!”

捏住他的脸颊,陆学漫开启耍赖模式,“你明白什么了!?快diǎn儿告诉我,告诉我嘛!”

“咱们找到了黑桃k的真身,他为什么要做这些就迎刃而解了。”

亮了亮平板上的照片,司徒信得意到不行,瞬间成就感爆棚,甚至比破解千年悬案还要兴奋。

“计划有变,咱们去找荣爵洛商量一下。”

陆雪漫被荣爵洛带走,权慕天既没有回病房,也没有回家,直接去了权氏总部。

按照少爷的吩咐,对外宣称大周腿部受伤,出院以后被转到康复中心进行康复训练。实际上,他一直在暗中跟踪洛琳。

五天前,他发现洛琳被两辆jeep车劫持。三辆车围着海都绕了一大圈,最后驶入了洛氏别墅。

洛氏集团破产以后,洛家的产业被法院冻结,逐一进行拍卖。

经过调查,大周发现拍下洛氏别墅的是原黑桃帮的人,名叫钢牙七。由此可以肯定这里是黑桃帮在海都的秘密据diǎn之一。

根据这条线索,他顺藤摸瓜,相继查到了其他黑桃帮帮众在海都市内和郊区购置的产业。

摸清了这些情况,他便找到了林聪,准备请示少爷下一步计划。

“少爷,洛xiǎo姐确实与黑桃k有联系。当天,我跟别墅外围就没有再靠近。据我观察,黑桃帮手下众多,不亚于当年的规模。洛xiǎo姐在里面呆了将近十个xiǎo时,至于他们在谈些什么,我就不得而知了。”

本来,权慕天对洛琳还抱有一丝幻想。

而今看来,她已经不是当年那个楚楚动人、一阵风就能吹走的清纯女孩儿了。

倒是自己高看了她。

一个可以杀人不眨眼的女人,还有什么事情做不出来!

眼底闪过一抹寒光,他挑眉问道,“有没有抓到她的把柄?”

“暂时没有。但据我观察,从洛氏别墅回去之后,洛xiǎo姐好像很不舒服。两天没有出门,直到第三天才去了一趟律师事务所。而且,她没有开车,是打车去的。”

从怀里抽出一份检验报告,大周犹豫再三,还是决定説出来。

“洛xiǎo姐的病只怕与在别墅的遭遇有关。如果她是被强迫的,完全可以报警。她不仅没有这么做,还不敢去医院。我有朋友在蒋家赌船做事,据他们説,洛xiǎo姐是赌船标价最高的。做钟一百万,包夜二百万。”

看到化验单和女招待的价目表,权慕天的脸色瞬间阴沉的不像话。

林聪是个纯良的孩子,不免听糊涂了。大周在打什么哑谜,为什么只有他听不懂呢?

难怪陆雪漫会把她与公厕相提并论。见到洛琳,她就再也淡定不起来。

如果被这种烂货翘掉老公,只怕没人会咽的下这口恶气!

“你还查到了什么?”

“您让我调查一个月之前,洛xiǎo姐为什么会在医院被人围攻。这件事,我也查到了结果。少奶奶通过魏警官,通过国际刑警的络搞到了洛xiǎo姐客人的名单。仿照她的口吻给那些人去了电邮,病房里才会出现那种场面。”

洛琳的无辜都是装出来的。

她认识那些人,即使记不起来,也会觉得面熟。这就不难解释那些人为什么会把自己当成敌人了。

“据我嘿道的朋友説,黑桃帮与蒋家似乎有联系。黑桃k刚出道的时候,曾经去荷兰拜见过蒋晟风。从那之后,两人便成了朋友。八年前,被国际刑警围剿之后,也是因为蒋家的庇护,他才得以逃脱。”

大周欲言又止,权慕天发觉他犹疑不定,仿佛有很多话想説,却又不敢开口。

“你不要有顾虑,有什么话直説吧。”

“是……”

一个月前,车祸发生以后。

少爷不但没有怪罪他办事不利,不仅出钱给他治疗,还把他的家人接到了海都,并且给他们一家安排了住处。

只怕这件事説出来会影响少爷与少***感情。

既然少爷想知道,他也就不隐瞒了。

“我怀疑……少***母亲与黑桃k关系匪浅。在洛xiǎo姐出现之前,也就是您中弹住院遇袭当晚,她被蒋勋带进了一所高级公寓。他们进去不久,蒋斯喻和顾晋阳也到了。在这之后,您便收到了洛xiǎo姐被蒋家困住的消息。”

这一次,林聪听懂了,也惊呆了。

原来,洛琳出现是蒋斯喻和顾晋阳安排的一出苦肉计。

他们让少爷以为洛琳是蒋家的人质,引诱少爷出手救下初恋情人。然后,她就能轻而易举的频频制造误会,破坏少爷和少***婚姻。

这个女人太恶毒了!

话説,少***亲妈怎么可以置亲生女儿的幸福于不顾,实在説不过去!

即使因为老爷子害了顾盛昌,也跟少爷扯不上关系。少爷姓夜,不是权家的人,蒋斯喻没理由把这笔账算在少爷头上。

莫非他们想端掉少爷以后再对付其他四大家族?

如此一来,其余四家就没了依靠,被盛昌集团吞并也是迟早的事。

权慕天与大周的想法一致。

假设蒋斯喻认识黑桃k,也就意味着,不管八年前还是现在,蒋家都是黑桃帮的靠、山。那么,为什么黑桃帮会针对权氏,也就不言自明了。

到底谁才是黑桃k呢?

蒋勋、蒋斯喻、顾晋阳,还是别人?

洛琳拒绝了白浩然安排的血液化验,住院的第四天,她便康复出院。

三天前,权慕天与夜云山一起去了南都。自从他陪着陆雪漫离开,除了问候的短信,再也没有露面。

这种若即若离的感觉让她异常不安,眼看黑桃k给的期限就要到了,可她还是没有任何进展。

四天来,她苦思冥想,却找到可行的办法。

无奈之下,她只能给黑桃k打,要求延期,“如果我拿不到他的眼、角膜,有没有其他办法能得到你想要的东西。”

“你黔驴技穷了吗?还是你漏了马脚,被权慕天知道了你以前的事情?”

阴冷的声音仿佛死神的召唤,尽管隔着,还是让她陷入了无比痛苦的回忆。一想到那天晚上,他的手下对自己做的那些事情,她就恨不能把那些臭男人全部杀光。

可她完不成任务会死的很惨

萌妻难驯  第二百零二章 急于脱身

,在这之前,她只能继续被他控制。

洛琳不想跟他多説,淡淡説道,“你只要回答我的问题,我自然会想办法玩完成任务。”

“我需要五大家族数据库的最高权限。有人出了大价钱收买核心资料,我已经收了定金,用不了几天就要交货了。”

“是不是把核心资料交给你,我们就再也没有关系?”

想脱身,做梦!

“上次你任务失败,没有杀掉权慕天。想凭一份资料换回自由身,最好想都不要想!”

一个月前,尽管她身上绑着炸、弹,但她的手心藏着刀片。只要在权慕天的脖子上轻轻一划,他就死定了!

但是,那个男人是她所有的希望,她怎么可能亲手杀掉他?

黑桃k明明知道这一diǎn,却偏偏把这个任务交给她,明摆着想把她牢牢攥在手心。

只不过,她过够了被人左右、身不由己的生活!无论付出怎样的代价,她都要掏出黑桃k的魔爪!

“给我三天时间,我知道有一个人会让我拿到核心资料。”

宜昌治疗龟头炎医院
宜昌治疗男科方法
宜昌治疗男科费用
宜昌治疗男科医院
宜昌治疗男科医院哪家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