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社会

俄罗斯否决联合国记念斯雷布雷尼察大屠杀草世界和平

发布时间:2020-02-15 11:46:59

俄罗斯否决联合国纪念斯雷布雷尼察大屠杀草案

为纪念1995年波黑战争中所产生的8000多名波黑男子惨遭杀害的斯雷布雷尼察大屠杀事件20周年,酝酿长达一个月的相干决议7月8日付诸安理会投票表决。为了说服俄罗斯不对此行使否决权,相干表决会议从原定的7日推迟一天举行。然而,由英国作为提案国起草的这份决议草案当天在表决中还是由于俄罗斯坚持其立场而未获通过。

俄罗斯代表团

俄罗斯与英、美、法等赞同此项决议草案的安理会成员的主要分歧在于是否在决议中将斯雷布雷尼察大屠杀事件界定为 种族灭绝 。俄罗斯常驻联合国代表丘尔金在安理会会议中发言指出,决议草案 不具建设性、具有对抗性并存在政治动机 。

美国代表团

美国常驻联合国代表鲍尔在会议发言中表示,俄罗斯行使否决权使斯雷布雷尼察大屠杀事件受害家庭感到心碎,另外也构成了安理会记录上的又一个 污点 。

中国代表团

中国常驻联合国代表刘结一在投票前所做的发言中表示,关于纪念斯雷布雷尼察事件决议草案,目前安理会成员仍存在严重关心,强行通过表决尚存重大分歧的决议草案与推动波黑国内和地区国家和解的精神不符,也影响安理会会员的团结。中国认为,安理会成员完全可以继续就决议草案事交换意见,不应匆忙采取行动。

1995年7月11日,波黑塞族军警以及南联盟派出的军警突袭并攻占了斯雷布雷尼察,在接下来的11天时间里对当地8000多名男子和男孩进行了杀戮,酿成了2战后欧洲产生的最严重的一起大屠杀事件。(文章来源:联合国公共号)

凤凰多知道

斯雷布雷尼察屠杀

在1995年7月份,约有7000多名波斯尼亚在位于波黑东部的斯雷布雷尼察联合国保护区被塞族军队屠杀。遇害者大多数是手无寸铁的囚犯、男孩和男子,他们基本上是被集体枪杀,有时候是一个接一个地中弹身亡。

波斯尼亚塞族的两位高级军官在荷兰海牙战犯审判法庭里供述了这场大屠杀的准备进程,描画出一场经过精心策划的屠杀行动。这两名军官,一个是前情报处处长莫米尔尼科里克,另外一位是旅长德拉甘奥布雷诺维奇。他们俩都是组织斯雷布雷尼察血腥屠杀的重要人物。他们说,屠杀基本上是在波斯尼亚塞族军队的安全和情报部门和警察的协同下完成的。这两人承认犯下了反人性罪行,并提供了有关其他两位同伙的证据。他们供出了许多人,提供了有关文件,甚至还拿出军方在关键日期的工作日志。

尼科里克详细讲述了当时他怎样调和后勤工作。在为大屠杀作准备期间,为避免打和使用无线电电台,他必须在军方和警察部门之间来回奔走。奥布雷诺维奇则讲述了怎样故意把囚犯们转移到不同的拘押和屠杀场所,以避开当时在该地区积极活动的国际红十字会和联合国特派使团的追踪。

尼科里克说,斯雷布雷尼察的抓捕行动早在1994年6月。在出庭作证时尼科里克说,1名旅长送来一份命令,命令详细陈述了波斯尼亚塞族对遭到联合国维和部队保护的飞地中的所采取的政策,其中有这样的话: 必须使敌人的日子不好过,不能让他们临时呆在飞地里,一定要他们尽快全部离开飞地。

过去当过数学教师的尼科里克说,由于这项政策被履行,所以,平民遭到枪击,支援受阻,向联合国维和人员提供燃料、食品和其他物质也中断。他说,这样做的目的是为了使 他们没法随时投入战役 。

尼科里克说,这类窘境延续了近一年,直到1995年5月底。然后军方开始准备最后的攻击。波斯尼亚塞族军队在警察和来自塞尔维亚的伞兵部队支援下,于7月11日侵占了那块飞地。

尼科里克说: 他们一直以为军队会进行顽强抵抗,没有想到对方那末快就土崩瓦解了。 不过他说,当时的场面非常混乱,成千上万的平民逃离家园,许多人想到波托卡里的一个联合国基地附近避难。

据这两名军官的供词说,在第二早上举行的一次军方会议上,拉特科姆拉迪奇将军宣布了他制定的屠杀囚犯的计划。

尼科里克说,他是从参加会议的两名上司那里得知这件事的。其中1名上司武亚丁波波维奇说, 把妇女和儿童送到克拉达尼,男人们暂时关押 。尼科里克说: 我问他然后怎样做,他回答说要杀光所有的。他还告诉我,我的任务是在不同的部队之间进行协调。

尼科里克还说,他们接到的命令是将囚犯集中到附近一个受波斯尼亚塞族控制、名叫布拉图纳茨的城镇。尼科里克和他的两名上司讨论了适合的关押场所,其中包括好几所学校、一个综合体育场和一个棚库。然后,讨论的中心转移到屠杀地点,其中包括一个砖厂和一个矿场。

尼科里克还指出,1995年7月13日,姆拉迪奇将军向在科涅维奇波利耶投降的几百名发表讲话,让他们不要担心,答应将用车运送他们。尼科里克后来碰到过姆拉迪奇,问他怎样处置这些囚犯。姆拉迪奇没有说话,只是做了个砍头的动作。

同一天,下达了有关屠杀的命令,但地点不是在布拉图纳茨,而是在以北大约25英里处的兹沃尔尼克。尼科里克说,他从一个地方来到另一个地方,口头通知当地指挥宫,避免使用和电台。

当时担任兹沃尔尼克旅代旅长的奥布雷诺维奇在法庭上的供词证实了尼科里克的说法。奥布雷诺维奇说,他部队中的情报头目告知他,要准备接收3000名囚犯到自己地盘上。他问,为何要把这些囚犯弄到兹沃尔尼克,而不是去巴特科维西的战俘营。他被告知:这样做是为了避开国际红十字会和联合国维和人员。奥布雷诺维奇说: 上级命令在兹沃尔尼克处死这些囚犯。 当他再次对这个命令提出质疑时,有人告知他,命令是军队总指挥姆拉迪奇将军下达的。

尼科里克说,在1995年7月13日晚上,布拉图纳茨镇的气氛显得十分紧张。大约3500至4500名囚犯把各所学校、一个仓库、一个体育场以及停在城镇四周的公共汽车和卡车挤得满满的,同时还有囚犯不停地运来。

兵士、警察和武装起来确当地志愿者被调来看守这些囚犯。尼科里克说,当天夜里,有80至100名囚犯被从公共汽车和仓库里赶了出来,然后被枪杀。

尼科里克说,1995年7月14日清晨,他看到一长列公共汽车和卡车开出布拉图纳茨,前往兹沃尔尼克。车队的最前方是一辆白色的联合国装甲运兵车,该车是从联合国维和人员那里偷来的,车上满载着波斯尼亚塞族士兵和警察。

兹沃尔尼克的屠杀行动于1995年7月14日开始,整整延续了4天。尼科里克和奥布雷诺维奇在证词中都说自己当时其实不在场。但像这个地区的大多数军人一样,他们都知道发生了大屠杀事件。奥布雷诺维奇说,当他接到命令安排工程兵去挖万人坑时,就明白是怎么回事了。尼科里克说,在大屠杀产生之后他是负责掩盖罪行的人员之一。他说,在后来的9月份,不计其数的尸体被重新挖出来埋在另外的秘密地点,当时他也参与监督了这1行动。

月经经期延长怎么办
外阴瘙痒什么症状
月经量少食疗可以吗
人流后恢复注意什么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