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社会

今题话题美國与叙利亚嘚新仇旧恨20130奢侈品市场和消费

发布时间:2020-02-15 00:49:04

近日,美英等国以巴萨尔使用化武为名,积极谋求对叙利亚进行军事打击。面对日趋紧张的中东局势,人们不禁要问,叙利亚为什么与美国交恶,又是怎样逐渐成为美国的“眼中钉”的呢?

旧恨:冷战时期叙利亚联苏反美1、冷战时期美国在叙利亚扶植亲美势力不成,反让叙心生怨恨,主动投奔苏联怀抱

中东历来是兵家必争之地,一向被西方国家称为“生命线”,而叙利亚处于中东的心脏地带,战略地位不言而喻。二战结束后,美、苏、英都看准了这块肥肉而欲吞之,相互争夺叙利亚。

在上世纪5六十年代,艾森豪威尔在中东推行“巴格达条约”,以期构成反对苏联的军事包围圈。叙利亚对“巴格达条约”坚决反对,美国便以军事作威逼,叙利亚国内民众反美。1956年3月叙利亚、埃及和沙特三国首脑发表了不参加任何国家组织的军事同盟的声明。声明还强调,三国首脑“决心保障世界(指联盟,编者注)不受冷战的毒害,要使世界置于冷战的各种潮流以外,并且对国际冲突采取一种不偏不倚的政策”,巴格达条约组织“是为牺牲国家利益和欲望、并且破坏国家团结而服务的”。

美英的威逼、恐吓,反而促使叙利亚投入苏联的怀抱。1963年,叙利亚复兴社会党通过军事政变上台执政,和苏联签署合作协议,从而在美国精心构筑的中东防线上打开了一个巨大缺口,被称为“苏联在冷战期间的得意之笔”。在1973年第四次中东战争前,苏联向埃及和叙利亚提供的总计54亿美元的军援中,叙利亚占一多半,为35亿美元,同时在叙的苏联军事顾问多达3,500人,为叙顶住以色列的反攻提供了强有力的支持。双方于1980年签署并生效了具有同盟性质的《苏叙友好合作条约》。

2、美国指责叙利亚支持恐怖组织,阻碍“中东和平”进程,自70年代起对其实行制裁

在中东问题上,美国在冷战时期的战略基点就是“西促和谈”。1978年,在美国总统卡特的主持下,埃及和以色列签订《大卫营协定》,埃以实现了和平共处。在埃及与以色列单独靖和以后,叙利亚成为对抗以色列最重要的前线国家,同时也是美国推行其中东和平线路的“绊脚石”。

叙美在中东问题上的主要分歧之一是恐怖主义问题。叙利亚始终认为黎巴嫩党、巴勒斯坦哈马斯等组织是反对以色列占据的合法抵抗组织,并始终坚持“任何攻击以色列目标的活动都是合法的”,“任何人在被占领土之外实施、策划恐怖行动都将被绳之以法。”英美则长期以来认为叙利亚支持恐怖主义活动。 自1979年起,美国每一年都公布恐怖主义国家“黑名单”,叙利亚每年均“榜上有名”。1986年,在英国指责叙参与恐怖活动并与其断交后,美国对叙实行严厉制裁;1988年洛克比空难后,美英两国把叙列为主要嫌疑对象;1990年老布什认定,叙违禁生产和运输麻醉品。

缓和:海湾战争前后美叙关系改善1、海湾战争期间叙利亚配合美国出兵打击伊拉克

20世纪90年代,苏联解体,冷战结束,中东地区的国际政局亦发生巨变。1990年8月2日,伊拉克军队入侵科威特,颠覆科威特并宣布吞并科威特。叙利亚反对伊拉克对一个兄弟的国家的并吞,明确声明,要与国家共同合作,反对伊拉克的侵略行动,出兵沙特等国,保卫海湾国家。

另一方面,美国对伊拉克开战,为了寻求最广泛的支持,主动与叙利亚改良关系,劝叙利亚出兵,参加反伊同盟。1990年9月10日,美国国务卿贝克曾表示:“我认为,要在世界孤立萨达姆,没有任何事情能比叙利亚也反对伊拉克占据科威特更重要。”4天后,贝克访问叙利亚并会见阿萨德,这是时隔多年后美国高官首次访问叙利亚。贝克在大马士革宣称,把叙利亚列入“黑名单”并没有正当理由。此番言论预示着叙美关系将产生重大变化。11月23日 ,布什总统与阿萨德在日内瓦实现了自1977年以来两国首脑第一次会晤,以后,叙利亚决定向沙特增派1.5万人的军队。冷漠多年的美叙关系走向缓和。

2、海湾战争后美国重启中东和谈,叙利亚给予配合

海湾战争后,叙美关系有所好转,美国发起中东和谈进程时,叙利亚也给予相应的配合。1991年10月,经美国调停,叙利亚终究同意出席在马德里召开的中东和平国际会议。随后,两国为磋商中东和平问题而进行的交往不断增多。1994年初,阿萨德总统和克林顿总统在日内瓦会晤,10月克林顿回访叙利亚。两国总统就阿以和谈和叙以和谈交换了意见。克林顿访叙是20年来美国总统首次访叙。…[详细]

固然,事实上,老布什在海湾战争前已有意调剂与叙利亚的关系。叙利亚在黎巴嫩人质问题上具有无可替换的影响力,老布什此前已有意寻求叙利亚的协助。1989年老布什执政不久,助理国务卿约翰·凯利在国会外交事务委员会作证时就曾表示,“我认为,叙利亚在人质问题上,在查里·哥拉斯获释进程中,确切发挥了有益的作用 。”

3、为了回报叙利亚,美国拟放宽制裁,但被国会和犹太人游说集团阻挠

为了回报参加反伊同盟的国家,美国于1991年9月提议修改有关贸易法案,为此美国商务部就“适用于叙利亚和伊朗的出口条例做出重要调整”。这一举措被认为是为取消对叙利亚制裁创造条件。但是此举遭到国会两院党人士及犹太人院外集团的激烈抗辩。1992年3月,在68名参议院议员联署致信叙利亚对其配合并参与反伊同盟表示谢意的同时,国会众议院通过了1992年第4546号决议案。该议案要求,叙利亚要表现出与以色列直接谈判的意愿;不得谢绝本国公民移居的权利;停止支持与国际恐怖活动有染的组织,并不得向它们提供庇护;叙军撤离黎巴嫩;停止寻求生化及核武器;与美方充分合作制止麻醉品交易;以国际公认标准尊重公民的基本权益。该议案遭到叙方谢绝与抨击。可见,虽然美国与叙利亚在海湾战争和中东问题上有共识,关系逐步破冰,但是美国受国会的掣肘在取消对叙制裁方面无实质性行动,美叙关系亦无法走得更远。…[详细]

新仇:伊拉克战争爆发后,叙美关系急剧恶化1、2001年叙利亚对小布什“倒萨”行动持坚决反对立场令美国大为恼火

2000年6月10日,阿萨德总统去世,阿萨德的次子巴沙尔子承父业,掌管叙利亚大权。而美国方面,2001年1月小布什入主白宫。尔后不久美国权威媒体发表题为《布什的官员们宣布克林顿中东计划的死亡》的文章。文章引述新任国家安全顾问赖斯的话说,“我们不应当认为美国参与(中东事务)是为了参与而参与。”同时,国务卿鲍威尔也认为“美国的立场是协助而非坚持要求”。与此同时,小布什加强对伊拉克的制裁。

“9一一”事件后,小布什宣布发动全球反恐战争,并对伊拉克反动战争。叙利亚坚决反对美国以反恐为由对伊拉克发动战争,2002年底至2003 年初,叙利亚多次重申反战立场,认为美国无权进攻伊拉克,并称美国对以色列的支持在进一步激起民众的愤怒情绪。叙利亚副总统谴责说,美国对以色列具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视而不见,却以伊拉克所谓武器计划为由威胁对其发动战争。2003年3月1日,在埃及召开的阿盟首脑会议上,巴沙尔呼吁国家不要在可能发生的伊拉克战争中向美国提供任何帮助和便利。这使美国极其恼火。

叙利亚如此高调反战,除了担忧失去1大安全盟友和经济火伴以外,还有一层更为重要的缘由,即对美国“倒萨”后将很可能扶植一个亲美的伊拉克政权的战略意图忧心忡忡。由于这样一来,叙利亚将面临北部土耳其、南部以色列和东部伊拉克的3面美国权势夹击的被动局面。再者,叙利亚对本身成为美国下一个军事打击目标的可能性也不无忧虑。

2、美国指责叙利亚收容流亡的伊拉克高官,并制造大规模杀伤性武器

伊拉克战争后,美指责叙隐藏萨达姆政权的前领导人,驻伊美军越界追捕伊要犯而引发了美叙两军的冲突,更加深双方的对峙情绪。另一方面,叙在阿以和谈问题上态度强硬,旗帜鲜明地反对美国左袒以色列。美国则不断指责叙利亚支持黎巴嫩的“党”和巴勒斯坦的“哈马斯”、“杰哈德”等“恐怖”组织,纵容他们的“恐怖主义”活动,破坏巴以和平进程。巴勒斯坦的一些主要激进组织,如“哈马斯”、“杰哈德”、“人阵”、“民阵”等都将总部或办事处设在大马士革。美还指责叙利亚试图开发大规模杀伤性武器

美国官员还宣称叙利亚是真正的“无赖国家”,一段时间内国际社会普遍认为叙利亚已被美国锁定为下一个打击目标。在叙利亚多方努力下,以及在有关方面的调停下,2003年5月初鲍威尔访问叙利亚后,双方紧张关系有所减缓。同时,虽然美国官方屡次宣称将制裁并惩罚叙利亚,但美国在10月之前并未做出最后决定。

3、2003年美国对叙利亚经济制裁,叙美关系再度恶化

2003年10月,美国对制裁叙利亚的态度有所转变转变。10月15日美众议院通过《清算叙利亚法案》,11月11日,美参议院通过名为《叙利亚及黎巴嫩立权法》。该法案授权总统对叙利亚实行广泛的制裁,其中包括制止向叙利亚出口任何军事产品;禁止向叙利亚出口除食品和药品 以外的任何民用产品;禁止美国企业在叙利亚投资;限制叙利亚驻美国和联合国外交官员的行动,减少与叙利亚的外交接触;制止叙利亚飞机进入美国领空;冻结叙利亚在美国的资产等。法案授权总统从6项制裁措施中选取最少两项予以实施。12月12日,布什总统签署了该法案。

叙利亚对美国国会出台新制裁法案的态度表现得比较平和,一方面表示不会屈服于美 国的制裁,认为美国的威逼其实不是什么新鲜事,其目的是要减弱叙利亚在中东地区的政治影响,如若执行制裁法案,对叙利亚影响不会很大;另一方面叙利亚总统指出,叙没有资助任何恐怖组织,对党的支持仅为政治性的,否认叙利亚视美国为敌,并宣称叙利亚最少帮助美国阻止了7次针对美国目标的恐怖袭击。叙利亚外长也表示,叙利亚将根据自身的利益同美国合作,既不会同美国对抗,也不会成为美国的附属国,强调叙利亚将继续努力与美国进行接触。(徐启生:《美国为何制裁叙利亚》,载《 光明》,2003年12月19日)

制裁成为双方关系继续恶化的催化剂。2004年4月29日,白宫公布2003年全球恐怖主义情势报告,叙利亚等7 国被列为支持恐怖主义的国家。次日,白宫发言人宣称:“我们的目标是确保采取措施 使叙利亚改变做法,正由于如此,我们打算实行《叙利亚法案》。”5月11日,白宫发表声明,宣布对叙利亚实行经济制裁。

4、今天的叙利亚局势中,仍残余着大国博弈的阴影

与近代以来大多数国家的内战相似,2011年延续至今的叙利亚与反对派之间的“内战”,始终存留着浓厚的大国博弈色彩。与反对派均致力于寻求国际社会,尤其是大国的支持。美、俄在叙利亚的博弈,特别引人注目。2010年5月,俄总统梅德韦杰夫访叙,与叙利亚签订了多项经济、军事合作合同和协议,并计划帮叙建立一个核反应堆;叙的武器装备一直依赖从俄进口,塔尔图斯港是俄海军在除独联体国家之外唯一的军事基地,可以为在地中海执行任务的俄军舰提供维修和补给服务,是俄海军在除独联体国家之外唯一的军事基地。总而言之,叙利亚对保持俄罗斯在中东地区的影响力,至为重要。叙为寻求俄国的支持与保护,亦不惜代价,2008年,阿萨德访问莫斯科时曾主动示好,表示原则上愿意接受在本国部署俄反导导弹。尽管俄罗斯态度不置可否,但叙俄关系越走越近,与叙美关系日趋恶化,已表现得相当明显。

参考资料:王新刚:《美国的制裁与叙美关系演化》,西亚非洲,2004年6期;王新刚:《20世纪叙利亚:政治经济对外关系嬗变》,西北大学出版社;等。

第208期 责编:黄家杨 出品:腾讯本日话题历史版

制裁和恐怖主义问题是2战后阻碍美叙两国和平共处的两个主要因素。如果美国这次真的对叙利亚动武,那么,叙、美两国可能又会结下一个也许几十年过不去的“梁子”。【更多解读,添加公众账号“本日话题”收听】

过敏性鼻炎AR常用药
如何缓解动脉硬化
宝宝脾虚吃什么食物
玉林鸡骨草胶囊治什么病
静脉炎的症状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