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情感

千古帝皇第四百六十九章追杀

发布时间:2020-01-26 13:13:24

千古帝皇 第四百六十九章:追杀

一位君魂境的强者,在突破之后不到一年的时间里竟然再行突破,这消息即使是在天才众多的天族,也是十分劲爆的。

若非是亲眼见到赵宇龙有这样的成长速度,今日的繁花神君说什么也不会相信。但即使是如此,她心中也依旧是无法接受这个消息:“怎么可能?你怎会有如此天赋?要知道就算是你父亲文皇,那也是在三百来岁方才登基的!而那时候他的实力也不过是刚到皇魂境罢了!可你现在年仅三十八岁,怎会达到如此境界?你一定是用了什么丹药!”

赵宇龙:“丹药?哼!我若是用了丹药,魂力还会强大到能够越级作战吗?”

这话本是无心之言,却让繁花神君对其更为畏惧。要知道,这样的修炼速度本就万分恐怖。不到四十的中位神君本就是天族史书上不曾存在的,而能够越级秒杀上位神君的中位神君更是不可能!

但现在,就在她的眼前,这位少年却已经具备了上面两种条件。故而就算是有着两千来年的阅历,也始终无法掩盖其此时的差异。

如今她看着赵宇龙的眼神就像是看着一个怪物一样,也好在这些年里赵宇龙早就习惯了接受别人的眼光。毕竟一个强者在肩负起自己的同时,也必须能够忍受别人的眼光。

如今既是习以为常,他倒是很自然:“对了,差点忘说了,方才我在前来的途中收到了平海王的传息符。他命令我们立刻前往寿阳山脉,越快越好!”

繁花神君:“平海王叫我们过去?”

赵宇龙:“是的!他说有重要之事,不过他的原话并不是叫我们,而是让我过去,另外你如果要跟过去也可以。那么一起吗?”

繁花神君:“和你一起?笑话!我放着好好的争芳殿不待,干嘛还要跟着你一起前去那寿阳山?他又没有执意叫我!”

赵宇龙:“也罢!我就是问问,既然你不去,那我便先走一步!对了,我们刚杀了四君,中兴神王可能因此大为震怒。你回去的路上切记要万分小心,他并不好对付。若是不慎遇到,就拿着这东西朝着他脸上撒去。这是皇阶四品药物,其作用是让其吸食之人产生幻觉。即使是中兴神王这般定力,估计也需要几日的时间才能从这幻觉中走出来,我想这几日的时间够你跑了!”

说罢!赵宇龙从戒指之中拿出一个小玉瓶,在将其递给繁花神君之后,又拿出一个小玉瓶给了她:“这是解药,施展之前先把这解药服下,以防你也吸入。好了!时间也不早了!告辞!”

接过赵宇龙所给的两个玉瓶,感受到其手心的温暖,不知为何繁花神君竟然感觉到自己的心跳有些略微加快:“知道了!不过我的安危似乎和你没有什么关系吧!”

此时赵宇龙正欲转身离去,听罢此言却又回过身来大声说到:“怎么可能没有关系?你的安危和我关系大了!”

听到这里繁花神君的脸逐渐变得绯红,心跳也愈发加快,正待将话说出口。不料赵宇龙却预先将那未说完的话接着说了下去:“此次行动你是我的下属,你的安危决定着我的指挥能力。要知道,作为一名统帅最应当关心的就是下属的生死,你说你的安危还是你个人的吗?一路留心,给我活着回去!”

发现自己多想的繁花神君,此刻心中也是万分尴尬。当然,在那些许尴尬之中,还带着一丝不知因何而起的失落:“知道了!知道了!你快去吧!”

赵宇龙:“那就告辞!”

……再次回到百君殿内,已是半年之后。这半年,倒是一路无恙,故而对于那日在荒野时的心境,便也被繁花神君给忘了个干净。

只是有一件事,她始终是记得。如今回到这里,连片刻休息都不曾有过,便是奔着无影神君住处而去。

眼下也顾不得无影神君是否在屋内,方是直接用脚猛地踢开了面前这扇门。但看到门内场景之后,她后悔了,如今潮红着脸骂了一句死变态,方是摔门跑了出去。

而今站在门外有一会儿,屋内的无影神君方才穿好衣裤跑了出来,看到满脸怒色的繁花神君,连忙说到:“不是你想的那样,你听我解释!这画像真不是我画的!刚才我也没有拿着它做什么!真的!”

说着,连忙将那画着繁花神君果体的画像收回戒指之中。但还是免不了繁花神君的一巴掌:“死变态!我把你当人看,你居然!罢了!今天我来找你还有其他的事情,先不说这个!”

听见繁花神君还有其他事情要说,无影神君方才觉得自己得救了。正思索她还有什么事情之时,却见得繁花神君又是一巴掌拍在他的脸上:“你还记得你一年以前给我出的那个馊主意吗?”

一连被扇过两个耳光,无影神君此时也已经有些懵了。不过对于一年前那时候的事情他还是有些记忆,尤其是那时那位黑衣人险些被其发现。

故而此事稍加思索他便也想起来了:“你是说不听他命令的主意?怎么了?难道被他发现了?放心吧!没事的!只要到时候你在关山王面前死不承认,就不会有事!”

繁花神君:“如果真的只是这个还好!问题是他并没有发现我故意不听他的命令!”

无影神君:“那这不正是一件好事吗?”

繁花神君:“好什么好?就是因为不听他的命令,我差点就死在那里了!要不是因为他赶来及时,当时我就死了!我告诉你,要是我哪天死在了你的馊主意之下,我保证做鬼都不会放过你!”

说完,又是一巴掌拍在无影神君的脸上。不过这一巴掌比之前的两掌还要重上不少,即使是无影神君这般实力,却也依旧能在其脸上印出一个五指印。做完这一切,繁花神君方才如有释放的走了。

而此时,无影神君望着繁花神君逐渐远去的背影。缓慢的将那已经收入戒指的画像再度拿了出来,并不忘说到:“总有一日,我会让你如这副画一样,留在我的胯下!”

……寿阳山脉,此乃万寿神王加冕之地,对于万寿神王来说,这里是他一生之中到过的少有纪念意义的地方。

故而在他成为第二神王之后,这里就把这里也纳入了天寿神国的版图之中。而今浪涛平海王竟是叫他前来此处,显然这里发生的事情,赵宇龙也猜到了一个大概。

因此来到浪涛平海王的面前,他倒也是明了:“关山王打算和万寿神王撕破脸了吗?”

浪涛平海王:“你小子果然聪明,不错,关山王的意思是让我借此机会除掉万寿神王!只要他一死,天族就没有多少人胆敢违抗他的旨意,到时统一天族就愈发的容易!”

赵宇龙:“我看未必!唇无齿寒!若是天族真的没了万寿神王,你看西方会怎么想?定然会觉得这是一个进攻天族的好机会,到时候我们拿什么和他们斗?这万寿神王虽然也受了重伤,可他好歹还有统领旗下百来神君的能力。而这些神君可都是天族的中坚力量,一旦无主,便失去了方向,到时候只怕是对我们天族愈发不利!”

浪涛平海王:“你的思维不错,不过你也别忘了,关山王的实力可是足够让整个西方畏惧!”

赵宇龙:“但那也只是在他全盛之时,可如今的他……根本不是西方任何一位炽天使的对手!若是西方不知晓还好,只怕是有人会泄密!”

浪涛平海王:“好吧!或许你是对的!不过想必你也应该知道什么叫做军令如山!我们既然是为踏雪关山王做事,就应该遵守他的命令,而现在我,要求你进入到这寿阳山脉之中,追杀受伤的万寿神王!”

赵宇龙:“追杀万寿神王?你是说,他现在就在这寿阳山脉之中?”

浪涛平海王:“正是如此!这还是一年前的消息,有人说他在这寿阳山脉游玩。于是我便带兵前来围剿,杀死了他身边的几个护卫,却让他逃入了这寿阳山脉之中。记得那正好是半年前,也就是我给你发消息那会儿!”

赵宇龙:“这么长的时间,只怕万寿神王早已逃出去了!”

浪涛平海王:“这倒不会,几处出山到达天寿神国的道路均是被我设立了哨塔。每处哨塔都有几个神君镇守,一旦发现他,定然是能够拿下他。只是这些天都没有他的消息!”

赵宇龙:“那会不会是他不走前往天寿神国的路,或者是他绕道,比如走前往关山哪条路呢?”

浪涛平海王:“这倒是不会!那条路上确实没有我们的哨塔,甚至关山上也没有。可是你要知道,关山难以翻越,且以他的性格,也不会逃到西方,因为那边比我们更容不下他!所以如今的他应该还在这寿阳山脉之中,你此番进去,运气好没准能够遇见他。我要你杀了他!”

赵宇龙:“遵命!”

浪涛平海王:“很好!我就喜欢你这性格!对了,差点忘了告诉你,在我所设的哨塔之中,通往铭月城的那条路上只有一位下位神君。那是最容易突破的地方,不过那里离周围哨塔很近。如果是发现敌情,一个符文过来,许多神君都能赶来。所以……你懂的!”

说着,浪涛平海王拍了拍赵宇龙的肩膀。而今他方是有所领悟,欣然会意:“多谢平海王提点,只是我这样做是不是会?”

浪涛平海王:“放心吧!出了事,我来扛着!”

……进入这寿阳山脉之中又是两年之久,而今赵宇龙方才明白为何浪涛平海王迟迟收不到哨塔那边关于万寿神王的消息。

在这巨木丛身的寿阳山脉之中,就算是飞行也处处受到限制。而这里的面积又如此巨大,单靠脚走确实需要很长的时间。

且这么大的山脉,还不时有魔兽出没,扰乱其前进的计划。好在魔兽最强也不过才勉强与君魂境第一重的强者相当,故而它们确实耽搁不了多少时间。

如今也不知道走了多远的距离,方才见得前方有一处空地。不过说是空地,实则在那千尺的上空依旧有那些密密麻麻的树枝遮挡着。但好在,在那些交错的树枝之下,还是有很大的一处空旷地带,因此在这空地之中低空飞行倒也还行。

就在赵宇龙想要上前之时,却见得在那空中此时正有两人拍打着翅膀。其中一人赵宇龙倒是认识,是万寿神王无疑。

此时的他浑身上下已经有许多新鲜的伤痕,显然是与之对立那人所伤。

而那人赵宇龙确实没有见过,不过从他的外貌上来看,确实不像是东方人,倒像是当年在银琥房间中见到的神像上的一人。

而这人背上也长着和天族一样的翅膀,不过他的翅膀看起来更为实质一些,显然不是由魂力构成的。加上他那看不出性别的脸,赵宇龙基本可以确定,他便是西方神族。

而从其身上的斗气来看,应当相当于东方的王魂境第三重,与一位下位神王的实力相当。显然这人应该是西方神族的堕天使,乃是西方神族中天帝之下的第二个阶级。

第一阶级乃是炽天使,实力与东方的中位神王相当。因此从总体来说,西方的实力确实要比东方弱上一些,这也是这些年西方一直不敢进攻东方的原因。

不过如今能够在东方的地界之中见到西方的堕天使,就说明,西方已经准备对东方下手了!想来也是,如今的天族四分五裂,第一、第二神王身受重伤,而第三神王已经多年不管天族,如今自然是攻打天族的好时机。

不说是天帝,就算是赵宇龙,他觉得自己如果要进攻天族也会选择这样一个机会。不过既然如今已是天族神君,进攻天族自然是不可能的事情。

倒是万寿神王与这堕天使引起了赵宇龙注意,一方是他需要抓住并杀死的人,一方则是来自西方的入侵者。而两者都不好对付,因此,如今的他只是躲在一棵大树后面,静静的看着上空那两人。

显然,此时两人已经分出了胜负。而那万寿神王摇摇欲坠的样子,已经说明了这场战斗的最终取胜者是那来自西方的堕天使!

万寿神王:“该死!若不是我身负重伤,以你这种实力的弱者,根本不是我的对手!不说我全盛之时,就是在被浪涛平海王击伤之前,对付你都不是什么难事!”

堕天使:“或许吧!不过你们东方有句古话说得好!‘好汉不提当年勇’。不管你曾经多么叱咤,多么呼风唤雨。总之今天,你都栽在了我!堕天使雷纳德的手上!认命吧!你们东方天族的境况就和你这半死不活的狗命一样微弱,而今日你的死亡就是天族灭亡的开始!”

万寿神王听罢,如今虽然已经浑身无力,却还是一口唾沫吐在了其脸上:“我呸!我管你雷什么德的!我告诉你,不要以为杀了我一个,就能够灭掉整个天族!在我们天族还有千千万万的强者,你们西方神族来就只有死的份!”

雷纳德:“是吗?看来老家伙实力不强,嘴皮子倒是厉害!也罢!既然你不信,那就去死吧!”

说着,雷纳德的手上突然出现一把长矛,那长矛由斗气构成,通体呈现火焰的红色,且矛身的表面有一种波澜起伏的感觉。总的来说,这把长矛像是炙热的熔岩凝聚而成。

面对这种西方神族的招式,赵宇龙确实不曾了解,因此也叫不出什么名字来。如今只是感到其手上力量何等强大,若是打中万寿神王,定然会取走其性命。

虽然从阵营上来看,万寿神王和其是敌人。但赵宇龙的心并不在踏雪关山王之处,更是没有必要全部听取踏雪关山王那边的命令。

而今便是见得其将一股精神力量悄然的朝着那西方的堕天使攻去,那堕天使此时注意力全部在万寿神王的身上,自然是没有察觉这些。如今便是将那拿着长矛的手向后一撤,而后再度朝着前方扔去。

长矛一处,倒是没有什么意外的打在了万寿神王的身上。便是见得万寿神王轰然的落在了地上,此时他正落地前去察看,却发现方才落地的万寿神王突然不见了!

却说那万寿神王,分明见得雷纳德已经拿出了武器,正准备对他攻击,可突然间,他就像失去了意识一般,什么都不知道了。

等到再次睁眼却发现自己已经躺在了一处山洞之中,而在其身旁配药的却是赵宇龙。

见得万寿神王已经醒来,赵宇龙方是上前递过一碗汤药:“神王总算是醒来,你已经昏迷近五天了!”

接过汤药一饮而尽,万寿神王觉得好些了,方才问到:“我这是怎么了?”

(本章完)

贵州银屑病医院预约专家号
桐城市人民医院怎么样
吉林专业治疗银屑病的医院
秦皇岛治疗不孕不育医院
九江治疗牛皮癣最新的方法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