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时尚

一步偷天 第200章 抛银人乃是慈悲_a

发布时间:2020-01-16 14:05:26

一步偷天 第200章 抛银人乃是慈悲

那亲兵二十多岁,面庞如刀削斧凿,一看就是性情坚毅之人,此时被他喝问,不敢作解释,噗通一声跪倒在地,沉声道:“卑职罪该万死!”

“不是他们的错,”宋蔓秋抢道:“是我一时心急,硬闯进来的。”

宋尹廷冷哼一声,呵斥道:“今日负责守卫的,全都帐外跪着去!”

等到那亲兵领命出去,宋尹廷又对着女儿气道:“这小书生被你们夸上了天,却是个志大才疏之辈!”

宋蔓秋垂着头,低声道:“爹爹只见了他一面,怎好下此定论。”

“你可知道刚才那僧人是谁?”宋尹廷反问道。

“是余唤忠。”

“哼!那小书生也不知道怎么得罪了这恶僧。”

宋蔓秋听出一丝弦外之音,错愕道:“爹爹的意思是说……”

“所谓委以重任,是要他去汀州剿匪。”宋尹廷言毕又补充道:“你可知道汀州是什么地方?”

宋蔓秋自然知道。汀州是泉州府以西三百多里的州府,也是拜月教匪患最盛的地方,步公子带着七司众人,不要说是去汀州剿匪,便是能走到汀州,就已经是一桩奇迹了

“这恶僧……这恶僧是要取步公子的性命?”宋蔓秋惊道:“爹爹,这可使不得!”

“他临行之前,说自己身负圣上之命,巡察东南,回去得有个说法,你当只是随便说说的吗?”宋尹廷叹道。

“这是以此要挟?若不答应,他就要去圣上面前,谗言爹爹?”宋蔓秋也意识到了事态的严重。

“你祖父几次三番来信,都提及这小书生,爱才之心,溢于言表。余唤忠欲借我之手除去他,我自然是不愿意的。本来想着,可以拖上一拖,大不了耗些兵力,打几场胜仗,也好在朝廷这边有个交代。谁知……”宋尹廷说到这里,又叹了口气。

宋蔓秋刚刚惊愕间失了方寸,此时稍稍冷静下来,侧头凝思片刻,突然道:“爹爹,方才的情势,蔓秋看不懂,步公子却未必,说不定他心中明镜一般,只是不想让你为难。”

宋尹廷恨铁不成钢般,失笑道:“傻闺女,我跟你说过多少次了,莫要把人想得太过良善。”

“爹爹,我说一桩刚刚发生的事情,或许你会同意蔓秋的想法。”宋蔓秋道。

宋尹廷摇着头坐了下来,好整以暇道:“你说。”

“适才与步公子从泉州过来,一路所见,民有饥色,野有饿殍,女人于心不忍,便要疏财接济……”

“区区一人之力,怎么接济得过来。”宋尹廷叹道:“那书生是不是这般对你说的?”

宋蔓秋摇头道:“步公子什么都没说,他只在一旁看着,既不帮忙,也不阻拦。倒是女儿见那些百姓目露凶光,怕他们互相抢夺财物,惹出性命,才收的手。”

宋尹廷抬了抬眉,点头赞许道:“你做得对。”

“爹爹也觉得女儿做得对?”宋蔓秋认真问道。

“你势单力薄,能救几人?为免引起殴斗,及时收手,何错之有?”宋尹廷道:“莫非那书生责怪你了?”

“没有。”宋蔓秋微微一笑,像是想起了之前路上的情景,柔声道:“步公子什么都没有说,只是一路上趁无人时,偷摸往路边抛掷银钱,他以为我没有瞧见,我也没有揭穿。”

“哦?”宋尹廷捻须思索道:“他这做法,却比你高明不少。”

“爹爹说得对。”宋蔓秋附和道:“女儿起初还不是很明白,来时想了一路,才有些眉目。”

“说来听听。”宋尹廷鼓励道。

“正如爹爹所说,我当面赠予灾民银钱,被人瞧见,势必引起觊觎,等我一走,他们说不定就要上去哄抢……我所赠的,哪里是银钱,分明是灾祸。而假如有灾民在路边捡到银子,定会悄悄藏好,不被别人知晓,等到进城之后,这些银子或许能救活一家老小的性命。”宋蔓秋道。

宋尹廷赞许道:“如此说来,这书生还真是个妙人。”

宋蔓秋见爹爹夸赞步公子,不禁有些甜蜜欣喜,接着道:“女儿想通了这一节之后,也与爹爹一样觉得,只是想到步公子平时所为……才又想到更深的一层。”

“他平日如何了?”宋尹廷也有些好奇。

“爹爹,步公子为越州府千余百姓捉鬼,到头来不收毫厘,又在拜月贼人手中救下童子,皆是善行,可他却从未以行善自居。甚至在越州七司里,流传一种说法:谁要是夸步公子是大善人,他便会极力辩解,说自己捉鬼是为了贪财,救人是为了救自家师姐的弟弟,顺带救了别人而已。”

“不居功,不自傲,小小年纪,有此涵养,确实了得。”宋尹廷沉声道。

“爹爹,这只是涵养吗?女儿却不这么觉得。”宋蔓秋道。

本来女儿不该顶嘴,可是这会儿,当爹的被顶了嘴,却丝毫不以为意,反而笑吟吟道:“莫非还有什么深意?”

“女儿也是刚才路上,才想通的。”宋蔓秋道:“设身处地,换做是我,受人接济,又或是自己捡来的银子,心情是不同的吧?受人接济,心中羞愧;捡来银子却会窃喜。前一种是苦,令人自卑自贱,后一种是乐,令人感怀上苍,心生希冀……”

“爹爹,”宋蔓秋抬头认真道:“女儿觉得,这是慈悲,是善之大者……”

宋尹廷心中开怀,觉得女儿能有这种想法,实在是当父亲的骄傲。“兴许,步公子只是觉得这样做,自在些而已。”他虽然这么说,却在不知不觉中换了称呼,把“那书生”换成了“步公子”。

宋蔓秋脸上微微一红,生怕被父亲看出女儿心思,点点头道:“至于步公子是不是真的知道余唤忠的恶意,还需爹爹亲自问他。”

“嗯……你这就去把他叫来,我来考教考教,若真是你说的那样。”宋尹廷顿了顿道:“为父定会保他性命无忧。”

“嗯!”宋蔓秋听到这句承诺,心中大定。她似乎完全没有去想,步安会通不过考教的可能。

鲁南制药舒尔佳减肥药效果好吗
民间消肿止痛中草药方
月经过多中医治疗
产后经期延长吃什么药调理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